【面对危险 我们需要更多的勇气】

    《星际穿越》上映之后,几乎所有的电影观后感都在讨论五维空间的设定,这就像当年诺兰的《盗梦空间》上映后所有人都在纠结于梦是否醒了,以及梦境一共有几层的问题一样。其实这些问题对于电影本身来说都只是其外表而非实质性的内核,而观众似乎总是对这样华丽的外壳抱有极大的兴趣。
    《星际穿越》这部影片并非一部标准的好莱坞商业片,这部影片完全是诺兰的个人大作,超常规的169分钟时长,也足见诺兰在今天好莱坞的地位,他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就说服电影公司去投资这样一部鸿篇巨制。
    表面看,《星际穿越》的科幻设定相当得硬科幻,几乎涉及了当今物理学所有最前沿理论,比如相对论,黑洞理论,虫洞,量子力学,弦理论等等。但是,这些只是影片技术层面的表象,绝非内核。我们看一个导演的作品,需要关注的是导演一直以来未曾改变的东西,需要透过影片的表象去看内核。这就像魏德圣导演既能拍出描写中日平民之间爱情的《海角七号》,也能拍出原住民抗日的《赛德克.巴莱》,这两部影片的价值观,表面看似乎是对立的,其实不然,魏德圣导演一直以来都是在大时代背景下,描绘小人物的爱恨情仇,体现的的是一种以大见小的人文情怀。对于诺兰来说,他的所有影片一直以来也都贯穿着这种人文关怀。从价值观来说,诺兰的电影全部是传统美式保守派价值观,这种价值观来自基督教新教,是一种重视家庭,亲情,爱情,友情的价值观,这样的价值观一直是好莱坞电影的主流价值观。去年的科幻大作《地心引力》也秉承了这样的价值观,阿方索在那部影片中大力歌颂着母性,而《星际穿越》则是将人类的“爱”上升到了超越时间空间的存在。如果说《地心引力》成功的关键在于导演技法出神入化的运用的话,那么《星际穿越》的特色就在于它的故事,科学设定和核心价值观。本片中有对于人类种群未来的探讨,但是这种探讨只是点到为止,并未深入,更多地则是对“爱”的歌颂,人类情感在本片中成为了连接不同维度和时间节点的关键。正如影片最后墨菲所言,“父亲不应该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去”,这句话讲的是一种生老病死的恒定的宇宙规律,意味着时间是不能改变的。“你看,我现在有自己的家庭”,则是阐释了人类种群进化繁衍的规律,也告诉观众人类最终找到了解决生存危机的办法。最后说,“你还有需要去做的事情,比如布兰德”,这句话又将全片的基调拉回了个人情感之上,拉回到了人文关怀的层面。所以纵观全片,影片并未过多交代墨菲解决人类生存的危机的细节,因为这个并不重要,它不是导演想要表达的核心。影片的核心在于歌颂人类最纯粹的感情,这就是人类特有的“爱”。影片中说,你不能因为狮子撕碎一只羚羊就说狮子是邪恶的,因为这是自然规律,而能够超脱于自然规律之外的,将人类与其他物种区分开的东西是人类特有的感情。在五维空间中,男主库伯对女儿的爱成为了连接过去和未来的纽带(从表象的科学层面来看,这个纽带是万有引力),这种人类最质朴的情感超越了时空,所以最终帮助人类解决生存危机的方法并非高深的物理学定律,而是“爱”,是库伯对家人的牵挂,对女儿深沉的爱。所以库伯在五维空间中说,他们就是我们(从表象的科学层面来看,他们就是到达五维空间,能够操控时间的库伯),最终人类的爱战胜了时空。这点也很像《地心引力》,在那部片中,女主对家人的爱是连接天地的纽带。我们甚至可以说,《星际穿越》这部影片是反理性的,事实证明教授通过公示推演出来的地球的人类种群必将灭亡的理论是错误的,而最终解决人类生存危机的东西并不是科学,而是超越时空的人类情感。在穿越虫洞之后,讨论该去哪个星球的桥段也证实着影片反理性的一面,理性推理出来的适居星球最后成了一个谎言,而爱情选择的星球则成为了人类的新殖民地,女主后来也不再教条的信奉科学定律。所以纵观全片,以及诺兰以往旧作,我们可以看出诺兰仍然在大力歌颂着纯粹的人类情感,即使这是一部大制作的科幻片,它的精神内核也还是保守的美式右派价值观。本片既有对于人类命运、种群繁衍的思考,对于时间、空间的宏观描述,也有细微的人文情感,既有超乎于人类种群的大我牺牲,也有儿女情长的个人小我情怀。
    最后,我想将这部《星际穿越》与库布里克的经典科幻艺术片《2001太空漫游》做个对比。星际穿越中的机器人被设计成了一块大板砖的形状,以人类的思维,我们绝对不可能把机器人制造成那个熊样,这样的造型很显然来自《2001太空漫游》,诺兰是借此向库布里克致敬,而这样的致敬在影片中也随处可见。星际飞船的造型,以及飞船自旋产生重力的设定,最早也来自《2001太空漫游》,时空穿越的镜头处理也像极了《2001太空漫游》,背景音乐的感觉也很像《2001太空漫游》,甚至可以说《星际穿越》这个故事的架构和灵感就是来自库布里克。《2001太空漫游》的最后,库布里克设计了一个不存在空间和时间的地方。库布里克通过违反物理定律、摄影原则,混乱逻辑的方法来阐释这个地点不存在时空概念,超脱于物理定律之外。随着物理学的发展,到星际穿越时,诺兰则使用了五维空间的概念来表述,而且采用了更加具象化的影像手段(书橱和光影代表了时空中的时间轴)来描绘看不见摸不着的时间,但是这个五维空间的设定本身也与《2001太空漫游》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至于这个五维空间是如何出现的,大部分观点认为是更高层次的五维生物搭建的,我个人倒是觉得这个五维空间是由于库伯进入黑洞之后,时空扭曲而出现的,因为库伯说了“他们就是我们”。至于土星边上的那个虫洞,则是库伯通过操控引力改变时空结果之后,五维空间坍塌,最终在土星附近形成了虫洞,要知道库伯最终被找到就是在土星轨道,而且他还和当初穿越虫洞的布兰德握了手。所以说,《星际穿越》中的更高层次的五维生命体就是进入五维空间的库伯,库伯凭借着对女儿的爱,对家人的牵挂,最终作出了通过引力向女儿传递信息的决定,库伯的做法最终改变了整个人类的结局,因为时空结果被改变,于是五维空间坍塌,库伯被送入了新的时空。
    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最终将人类打回到本初状态,开始全新的进化,留给观众的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哲学思考。而诺兰的《星际穿越》最终则用“爱”化解了人类的生存危机。库布里克的价值观偏向于左派,核心是“破”,所以《2001太空漫游》更多的是对于人类进化的否定(人类百万年的进化只是手中工具的进化),最后给出的是一种哲学思考,也就是对于科幻最终命题的思考。而诺兰影片的价值观则属于保守的右派价值观(诺兰本人也是个保守派,他坚持使用胶片拍摄电影,尽可能的减少数字特效的使用,甚至联合一批导演联合保护了柯达的35mm胶片生产线,这部《星际穿越》也是全球最后一部使用70mm胶片拍摄的IMAX电影),核心是“扬”,颂扬人类美好的情感,所以《星际穿越》对于人类最终解决生存危机的方法没有具体的表述,而是又将影片从宏观科学设定,从对种群生存、人类未来的大我思考拉回到了对人类质朴情感的小我歌颂。从思想深度上来说,《2001太空漫游》还是占据了不可逾越的高峰。但是,好莱坞偏好这种保守的传统价值观,加之《星际穿越》这部影片在科幻设定,故事和导演技法上也并不弱,所以如果不出意外,明年奥斯卡最佳应该会花落诺兰家。

吐槽一下《星际穿越》

更多星际猎人资讯,尽在4399星际猎人攻略专区>>>

限于专业,笔者不打算多谈影片中涉及宇宙学的部分(不过这并不是说片中的宇宙学内容就没有可吐槽之处,比如影片前半部分宇航员们穿越的虫洞,和影片最后穿越的黑洞,不应该是同样的东东吗?虫洞不都是包裹在黑洞之中的吗?穿越虫洞的同时不也就穿越了黑洞吗?因此穿越虫洞不是也能获得影片后面提到的解方程所需的数据吗?而且,穿越虫洞难道不能穿越时间回到过去吗?当然,编剧可以解释说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虫洞,与我们一般理解的虫洞不是一种东西……),笔者只打算谈谈片中与社会科学有关的内容。

在影片《星际穿越》中,若没有“坚韧”号飞船的陪伴,想要穿越虫洞是不可能的。《星际猎人》亦是如此,玩家想要顺利穿越星际,通过更高难度的关卡,一把称心顺手的枪械是必不可少的!在《星际猎人》中,有万千枪支等待你的挑选,各色武器还有不同的炫酷特效和逼真打击感!

即使在一个文明衰落的世界上,投资于科研也是可能有所收获的,不过像影片中那样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研究穿越虫洞逃离地球的方法,恐怕并不是最有希望的投资方向。更加切实可行的科研方向大概还是研究如何拯救地球生态和提高农作物的产量。不管目前地球上的生态有多糟糕,地球恐怕都要比人类可能发现的任何一个外星球适合人类居住得多。如果人类有技术能把外星球改造得适合人类居住,对付个沙尘暴想必是小菜一碟。这部电影就像许多科幻小说一样,不知为什么居然认为对一个星球进行翻天覆地的地球化改造要比解决目前地球上出现的小问题容易得多。或许也是受到了类似“一张白纸,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的蛊惑吧。

下载该游戏

影片所讲述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因生态崩溃而导致文明衰落的近未来世界。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是农民,而且“不需要更多的工程师”。生态崩溃、文明衰落之后的世界不会有很多余粮来养活不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包括工程师。不过影片中所描述的农民的生活与今日的美国农民别无二致,同样是很少的几个人种植着大片的土地,同样是普遍依赖大型农用机械、化肥和农药,想来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相当比例的人口在从事农用机械和化肥农药等的设计、制造和维修之类的工作,并没有衰退到只能依靠双手自给自足的地步。而且要生产上述物资,至少还需要有采矿、冶金、石油、生物技术等产业。另外,影片中的人物还在使用笔记本电脑,说明信息产业也还是存在的。因此,这个世界还是需要工程师和科学家的。

相关文章